“簡單搜索”,能否成為百度的救贖?

羅樂 計算機應用文摘 07月05日

A  X  近日,百度推出了一款名為《簡單搜索》的APP,以CEO李彥宏“永遠不放廣告”的公開承諾,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一時間,關于百度推出《簡單搜索》的目的,衆說紛纭。那麼,百度此舉是一次自我救贖,還是僅僅是一場公關秀?

《簡單搜索》,真的有那麼好用嗎?

熟悉百度的朋友都知道,打開百度搜索,随便輸入一個比較熱門的關鍵詞,比如整容、英語或家教等,基本上前面幾頁都是滿滿的廣告。想要找到真正有價值的信息,還是要從後面幾頁開始翻起。而很多廣告的僞裝性還特别強,它可以以“客觀公正”的形象出現,然後誘導别人去它指定的商家進行消費。也正是因為存在這樣的問題,百度曾經鬧出了“魏則西”等事件,這也将百度在商業上的聲譽推到了低谷之中,至今難以翻身。


在這種情況下,百度突然宣布推出了一個名為《簡單搜索》的APP,宣稱自己已經去掉了廣告,這讓人難免要懷疑:這百度,難道突然“從良”了嗎?


仔細想想,筆者覺得這似乎并不可能,因為百度的主要收入來源就來自于關鍵詞競價,如果《簡單搜索》有那麼好用,就等于是讓百度“揮刀自宮”。那麼,《簡單搜索》裡内含了什麼門道呢?


從筆者的體驗來看,首先,《簡單搜索》的确去掉了大部分很明顯的商業廣告,但無法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幹淨”。比如說咱們搜索“超聲刀大概要多少錢”,《簡單搜索》給出的第一條内容就指向了一個整形醫院的“科普文”。但點這個鍊接進入内文後,用戶也無法直接看到相關的内容,而是要從其中再點擊另外一篇文章的鍊接。


從這種體驗就能看出來,如果某些商家願意,完全可以繞開《簡單搜索》所設置的一些算法,依舊将用戶引流到自己這邊來。就算繞開那些很有廣告傾向的鍊接,百度也會優先推薦自己旗下産品所提供的相關内容(比如将用戶導流到百度貼吧、百度百科與百度問答等平台上去)。所以相對于過去,用戶的體驗并沒有因《簡單搜索》而出現特别本質上的提升。


其次,《簡單搜索》在推薦給他人相關資訊時,也沒有考慮到用戶需求的多樣性,而僅僅是遵從了“什麼熱就優先推薦啥”。比如說輸入“家庭教師”這個關鍵詞,《簡單搜索》在前排給出的幾乎都是日本動漫和各種衍生産品的相關信息,對于那種就是想要給孩子找個家教的家長來說,這種體驗就很不舒服了。


從這些小細節我們就能看出,雖然《簡單搜索》相對于原來的《百度搜索》,的确在體驗上有所提升,但從關鍵詞算法等方面來看,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考慮到這個APP現在隻會在手機平台上推出,對于必須要使用PC來工作的人來說,《簡單搜索》的價值就沒那麼高了。

百度背後的野心,可并不簡單

那麼,百度為什麼要推出《簡單搜索》這個APP呢?其目的又是什麼呢?


第一,百度擺在明面上的理由就是給自己加一層道德遮羞布—畢竟百度被人诟病“要錢不要臉”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百度還處于有錢任性階段的時候,這種話可以當沒聽到。但近年來百度市值連續下挫,盈利能力也堪憂—百度有心想要在其他領域有所作為,在搜索之外開一片新的“分礦”,但基本上是“開什麼死什麼”。在這時候,百度想要重新在自己擅長的搜索領域刷一把存在感以及路人好感,是很正常的。


第二,就是百度近年來一直在下注的人工智能技術,似乎已經進入了實際應用階段。而人工智能想要真正“智能”起來,需要的是大數據的支持。我們可以看出,這次《簡單搜索》正是運用了大量人工智能技術。百度自己都宣傳說在用戶使用語音輸入時,人工智能會判斷出輸入信息的人基本身份(比如性别和大約年齡等),并為其推薦相應的内容。在服務于用戶的同時,《簡單搜索》也會搜集各種數據,進一步提升人工智能的實用性。不得不說,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百度還是頗有經驗的。


第三,“立牌坊”。之前,曾有些媒體認為,《簡單搜索》的出現,其實是百度割舍了百度搜索競價排名的一部分利益,并向公衆推出的一塊“遮羞布”。這實在是有些太看得起百度了。實際上,百度并沒有花什麼力氣去推廣和宣傳《簡單搜索》,知道這個APP的用戶相對于百度搜索本身來說并不多。說得直白一些,就是那些容易被各種黑物流與莆田系醫院騙到的用戶群,本身就不是《簡單搜索》的用戶群。但若是下一次再有人因為百度搜索而受害,百度完全可以一臉無辜地問:“你怎麼不用我們的《簡單搜索》呢?”此外,由于在國内搜索領域中還是百度一家獨大,那些需要買關鍵詞的企業也不會因為一個《簡單搜索》的出現,就放棄購買各種詞條。也就是說,百度的牌坊立好了,錢可以繼續賺,還能順便搜集用戶數據,并提升自己的人工智能技術,這何樂而不為呢?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 關注

    + 訂閱

    掃描二維碼推薦公衆号

    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