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音樂分拆上市,迎接“馬太效應”的到來?

韓志鵬吳筱鳳 IT老友記 07月10日

公衆号 | itlaoyou-com

來源 | 掌會

文 | 韓志鵬 吳筱鳳

編輯 | 韓志鵬

 

占據行業首位的騰訊音樂加入上市大潮,能否助力其打造馬太效應?

 

在IPO大軍中,又添一枚猛将。

 

7月8日,騰訊控股公告稱将拆分在線音樂娛樂業務并赴美上市,港交所已确認騰訊音樂分拆上市建議,具體的發售規模、價格範圍、股東權利待定。

 

今年以來,關于騰訊音樂上市的傳聞不斷,4月份是傳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正籌備在今年下半年進行首次公開募股,預計将在美國上市。5月份有知情人士透露,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已經選定了投行,為其在美上市提供建議。本月初有媒體報道稱,騰訊音樂定于7月6日向美國證監會秘密提交IPO申請文件,正式啟動美國上市流程。傳聞中騰訊音樂的估值從100億美元沖到300億美元。

 

根據騰訊2017年财報顯示,騰訊增值服務注冊用戶同比增長22%至1.35億,音樂流媒體服務的帶動作用是主要原因之一。也有媒體分析稱,騰訊音樂于2016年下半年開始全面盈利,2017年淨利潤超過16億,2018年預計還會翻一番。騰訊音樂上市似乎水到渠成。

 

在中國在線音樂市場,版權争奪、商業模式探路、圈地運動不斷,目前已經初步形成騰訊音樂、網易音樂、阿裡音樂等寡頭格局。此番,騰訊音樂IPO意義何在?


“一超多強”的棋局

 

自從2017年,騰訊音樂旗下的QQ音樂業務與中國音樂集團進行合并,成立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之後,騰訊音樂便走上快車道。

 

整合完成後,騰訊豪華的産品矩陣形成,其旗下已經整合了QQ音樂、酷狗和酷我三大在線音樂APP,同時進行了以音樂為中心打造的直播、MV和在線K歌等産品布局。

 

其中QQ音樂、酷我音樂和酷狗音的MAU均超過1億,位居第一的酷狗音樂月活用戶達到了2.2億。在并購酷我和酷狗之後,二者旗下的直播平台酷狗直播和酷我聚星也納入了騰訊音樂的體系之中。不同于移動直播平台的多領域内容,酷狗和酷我更專注歌曲才藝方面的秀場直播,強音樂屬性使其和騰訊音樂完成了更好地融合。

 

除了聽歌、“看歌”之外,騰訊音樂旗下的全民K歌更是補充了“唱歌”這一場景,通過微信和QQ的用戶基礎,全民K歌迅速打造出了“熟人K歌”的模式,構建起了平台的社交基礎。同時推出的線下迷你K歌廳、全民K歌便利店則是加速獲取線下流量,延伸更多服務場景。

 

再加上騰訊自身的資本實力和用戶流量,騰訊音樂正打造出一條貫穿全産業鍊的業務布局。

 

在線音樂産業鍊涉及上遊的版權資源和下遊的歌手。

 

騰訊音樂一直注重版權資源的沉澱,2014年11月簽下華納,2016年9月簽下索尼,2018年5月簽下環球,至此,騰訊音樂包攬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在大陸的獨家版權,這也成為騰訊音樂立足行業的一大核心競争力。

 

據中國音樂财經網報道,截止目前,騰訊音樂已和全球200餘家唱片公司簽訂獨家版權合作協議,版權資源占到行業總比重的90%,正版曲庫達1700萬首,即使互授99%的版權,最終1%的版權質量也将決定着競争的格局。

 

 

前端的唱片公司資源為騰訊音樂構建起了版權壁壘,其在内容層面上的多元化也足以為平台帶去巨大流量,同時,随着騰訊音樂加速打造自身的産品閉環,用戶将在騰訊系的在線音樂産品中完成全流程的音樂體驗,這也使得其行業地位更加難以撼動。

 

同時,騰訊音樂也可借助這些平台孵化優秀的歌手,推動原創音樂人計劃的執行,為平台提供更多優質原創内容。比如:創作《春風十裡》的鹿先森樂隊、演唱《理想三旬》的陳鴻宇以及創作《北方女王》的堯十三。

 

此外,随着原創音樂人進一步向線下演出市場拓展,騰訊音樂系的數字音樂平台可借勢開展線上演唱會以發展售票業務,最後粉絲們還可通過全民K歌來演唱自己偶像的歌曲。這樣騰訊音樂便構建起一條貫穿前端音樂人孵化、中端音樂作品發行和後端演出等線下活動的全産業鍊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騰訊音樂背靠騰訊這顆大樹,不僅擁有強大的流量還有雄厚的資本護持,加上騰訊這些年來在大文娛闆塊的系列布局,使得騰訊音樂成長為超級一方。

 

在騰訊音樂“一超”的格局之外,網易和阿裡也構築起了在線音樂的“多強”局面。

 

成立于2013年的網易雲音樂,憑借音樂社交的創新模式得以快速發展。2017年4月,其官方宣布注冊用戶已達4億人次,用戶月留存率達35.6%,位居行業第一。蝦米音樂則背靠阿裡,依靠“歌找人”的算法推薦技術迅速起步,根據QuestMobile的數據顯示,蝦米音樂2017年12月的用戶活躍率達25%,位居行業第一。

 

根據比達咨詢的數據顯示,2017年在線音樂平台下載量中,騰訊系産品的市場份額超過65%,遠高于第二位網易雲音樂的15.4%。在用戶活躍度層面,2017年騰訊系在線音樂産品的MAU均超過1億,排名第一的酷狗音樂更是達到2.2億。

 

更為重要的是,音樂作為大文娛闆塊中重要的一環,是騰訊、阿裡等這樣的巨頭必争的高地。這盤一超多強的棋局将會如何?

 

“馬太效應”是否會出現?

 

“凡有的,還要加倍給他叫他多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在一超多強的市場格局下,在線音樂市場的馬太效應或否出現?

 

縱觀整個在線音樂市場,即使寡頭格局已經形成但行業的痛點依然明顯。

 

首先,由于版權資源上的稀缺性帶來了成本的居高不下,最為明顯的體現則是在唱片公司層面。

 

根據2016年Music&Copyright的數據顯示,索尼、環球和華納三大唱片公司便占據了全球近七成的流媒體音樂市場份額,版權資源形成了高度集中,多家在線音樂平台也都在加速搶占版權份額,這種互相争搶的局面也導緻了版權價格的迅速飙升。

 

太合音樂集團副總裁劉鑫在談到版權價格時表示:“整體來看,音樂版權費在過去三四年内高歌猛進,國際唱片公司及港台地區主流唱片公司的版權價格基本都漲了幾倍、幾十倍。以前國内音樂平台每次續簽版權支出都是百萬美元級别,現在都是上億美元。”

 

高昂的價格并未使在線音樂平台降低争搶版權的規模,在成本上的持續高投入也造成了入不敷出的局面。

 

目前,在線音樂平台的盈利方式主要以廣告和會員收費為主,雖然還包括演唱會門票以及數字專輯收入。但相比于動辄數億美元的版權費用,這種單一的變現模式難以使在線音樂平台實現盈利。有傳言曾指出,騰訊音樂簽下環球音樂獨家版權授權時的費用高達3.5億美元。

 

“目前行業普遍不盈利,因為成本太高,變現能力弱。”這幾乎是市場對在線音樂行業的一緻看法,而作為在線音樂主要變現模式的用戶付費也面臨着市場整體付費用戶轉化率低的問題。

 

據騰訊音樂副總裁吳偉林在2017年9月透露的數據顯示,騰訊音樂付費用戶為1700萬,MAU達7億,其付費用戶轉化率僅為2.4%。對比騰訊參股的國外流媒體音樂服務商Spotify公布的2018Q1财報顯示,其目前的MAU達1.7億,付費用戶卻已高達7500萬,轉化率達44%。

 

即使Spotify具有行業第一的付費用戶轉化率,但從财報中可以看出,其同樣面臨業務虧損的情況,僅2018Q1的虧損額便高達1.69億歐元,而作為國内排名首位的騰訊雖也曾向媒體透露其已實現盈利,但目前卻并未公布有關盈利數據,

 

因此,盡管國内在線音樂市場的規模将在2018年突破120億,但各家在線音樂平台依舊未能解決自身的行業痛點。

 

一方面是行業的發展困境,另一方面是自身的發展優勢。在經濟周期下行的情況下,此時騰訊音樂IPO某種程度上已經走在了前面,加上騰訊強大力量的支撐,未來可期。但是,在這塊沃土上,網易音樂、阿裡音樂作為阿裡大文娛戰略中的重要部分,實力上同樣不可小觑。


漫談小米IPO:雷軍如何下好互聯網公司這盤棋?

    + 關注

    + 訂閱

    掃描二維碼推薦公衆号

    微信公衆号